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正文 19.我的眼光有那么差?
影后歸來:總裁,請息怒!
蘇微婭婭@櫻熊
2011
歷史久遠

要是祁老在宴會上宣布屬意司睿廷做自己的孫女婿,以司睿廷女伴身份出現在這里的蘇微微留在這里算怎么一回事?

是要當眾讓祁以思在這宴會里成為笑柄不成?

到時不僅是祁以思丟人,就是祁家也會成為笑話!

祁以思絕對不可能會放過她的。

“你說的沒錯,這樣一直糾纏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不如我幫你們找個安靜一點的房間,好好處理這件事如何?”

秦雪走近蘇微微,面上帶笑,語氣卻暗藏著一絲強硬意味。

“那可不行,我總不能背負一個偷盜之名在身上吧?而且我答應過司總,只要他不來,我哪兒都不會去的。要是你們想硬來,就先去請示一下司總吧。”

蘇微微搖頭應道,與秦雪對視的目光泛著冷意。

“這,司總素來不喜歡旁人打擾他,總不能你說什么我們就當是什么吧?

祁老爺子年紀大了,怎能勞煩他來處理這樣的小事?

你若是知禮數,就該知道在什么場合應該做什么事才是。”

秦雪見蘇微微不肯就范,便特意拿捏著話語說道。

秦雪話里的意思很直白,祁老爺子和司總都是她不能得罪的大人物,她要是識相,就該乖乖聽話才是。

呵呵,現在來和她說該做什么事了?

只是很可惜,事情鬧到這份上,她要是在此時離開,那么就等于是徹底落下了話柄,給堂堂司總跌份也就成為了板上釘釘的事。

到時大Boss還能饒了她?!

“我該說的也都說了,要是不在眾人面前把話說清楚,我身為司總的女伴,讓他在這宴會上第一次丟了面子,惹他厭煩,你當我是傻子嗎?”

蘇微微白了秦雪一眼,毫不客氣地回懟道。

秦雪一時之間無言以對,心里又氣又急。

這女人,真是軟硬不吃,看來也只能是用非常手段了!

“你瞧你在這里這么久了,司總都沒打算要過來,想必司總對你的事情并不在意。

你要留在這里也可以,等祁老說完話,你到時想來我們絕對歡迎。

只不過現在,你可是個偷東西的嫌疑犯。

事情不解決之前,這宴會里怎么能留一個嫌疑犯呢?

去,把安保叫過來,帶她去找個房間好好搜一下,看看身上有沒有什么不該拿的東西!”

秦雪冷哼一聲,也不客氣,直接態度強硬道。

那語氣,顯然是已經拿蘇微微當犯人來定罪了。

“……司總不來,自然是因為他信任我。你要是選擇這么做,硬把這件事賴在我身上,所有的后果你自己承擔。”

蘇微微輕聲笑了笑,眸光卻是寒涼得讓人心顫。

秦雪是么,她記住了。

“……快,把她帶走!”

秦雪露出一副忌憚神色,只是想到祁以思那孤高的模樣,最終咬咬牙,狠下了心。

司睿廷要是真的有那么重視她,怎么可能放任她被誣陷也不管?

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

秦雪自我安慰著,示意趕來的安保動作快點。

只是忽然,她覺得自己身后襲來一股強大的氣場,極為滲人,讓她汗毛不受控制地豎立起來,莫名生出一股恐懼來。

“……誰讓你走的?”

她正想回頭看看發生了什么,卻不想聽到身后一道磁性聲音響起,語氣霸道,猶如王者。

待她回頭,就看見了那熟悉的面具,深邃懾人的雙眸,棱角分明的下巴,微抿著的薄唇,頎長健碩的身形,周身散發出一股若有似無的,充斥著寒意的懾人氣息。

她瞬間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壓迫得她下意識地低垂下了頭顱,不敢再直視。

居然……司睿廷居然真的出現了!

“……我不想走,她硬要讓人抓走我的。”

蘇微微睜著水盈盈的杏眸,一臉無辜地看向司睿廷,委屈說道。

司睿廷的出現,讓周遭的人心中掀起一股波瀾,如驚雷般炸開。

今晚司睿廷給他們的驚喜還真是不少。

不僅第一次帶女伴出席,竟還會為女人解圍!

“誰敢?”

司睿廷如鷹凖般的視線輕描淡寫地掃視了一圈,被他視線所及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了頭,莫名心虛。

剛剛他們都說了那女人的壞話來著,怎么辦,可以把剛剛到話收回嗎,無心之言啊?!

秦雪在司睿廷強大的氣場下更是不敢吱聲,她都快急哭了!

“她,她偷拿我的手鏈,還不肯承認……”

有個不怕死的,小心翼翼地冒死進言中。

蘇微微已經讓她在這宴會上丟了臉,那她也要讓司睿廷看清他帶來的女伴究竟是個什么人品!

“……什么手鏈。”

司睿廷挑眉,目光鎖定在蘇微微身上,話語清冷。

“我……”沒偷!

見司睿廷的重點居然不是相信她,而是手鏈,蘇微微怒了,不滿地就要開口。

只是剛說出第一個字,立即被打斷了話語。

“就是這條Avellino的限量版手鏈!我只是請她去個安靜的房間把話解釋清楚,畢竟一會兒祁老爺子就要講話了,一直這樣僵持總不是個辦法!”

秦雪見事情似乎有轉機,立即撿起地上的手鏈,殷勤道,不忘把祁老搬出來為自己添個保命符。

“……呵,我的眼光有那么差?”

“???”

司睿廷突如其來的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你說,這件禮服的品牌。”

司睿廷睨了一眼秦雪,命令道。

“這……我,我看不出來。”

秦雪立即聽話地打量起蘇微微身上那套禮服。

之前她一門心思鋪在蘇微微人身上,哪有心思管其他的。

只是她現在就算貼在這禮服上,也只能看出衣服的料子不錯,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這難道真的是Jenks最新款的高定禮服?我之前還以為是仿品!”

人群中忽然傳來驚嘆聲。

聽到這話,在場的人皆變了臉色。

Jenks高定,那是他們在場大多數的人都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這禮服若是出自司睿廷,那真沒什么可懷疑的!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长期稳定手机挂机项目 天天捕鸟达人2 全民福州麻将下载ios 白小姐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幸运农场手机app注册 23选5开奖结果最新查询 北京快3官方手机版 一个号码中特论坛 哈灵上海麻将安卓版 篮球现场直播 兜趣景德镇麻将手机 股票数据港 棋牌网上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快赢481合并走势图最近60期 山西体彩11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