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正文 18.來個Freestyle
影后歸來:總裁,請息怒!
蘇微婭婭@櫻熊
2006
2019-05-10 15:46

稱被偷了手鏈的女人越說越順口,語氣很是理所當然。

蘇微微簡直都被她們氣笑了。

面色鎮定就是輕車熟路,那叫清白的人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不就是栽贓陷害嗎?

論手段,她們連吳雅璐的手指頭都比不上。

演戲,她可比她們專業多了!

現在,她就給她們來個Freestyle!

“……我知道了!你們就是嫉妒我能和司總一同出席這個宴會,所以你們話里話外地一直在針對我!”

蘇微微秀眉微蹙,露出一副我見猶憐的委屈神色,蔥白的食指指著那兩個女人,搖頭斥責道。

那兩個女人沒想到蘇微微一下子把話題跳躍得這么大,一時轉不過彎來,愣在當場。

“我聽司總的話一直乖乖地站在那兒吃東西,你們偏要過來找我說話。

你們要是喜歡司總,就自己去找司總表白啊!拿我來出氣是什么意思?

還接連使出這些骯臟的手段來誣陷我,你們說我拿了那什么手鏈,證據呢?

還有剛剛,我一說看監控錄像,你們就不追著我要一個交代了?”

這會兒換蘇微微對她們連珠炮彈地追問了起來。

“我,我們……誰嫉妒你,誰要和司總表白了,你可不要胡說!你說你沒拿手鏈,我的手鏈確確實實不見了,你有證據不是你拿的嗎?!”

她們險些就要被蘇微微這一番質問給弄得自亂陣腳了。

只是在看到秦雪陰郁的臉色的時候,還是很快反應過來應道。

如今箭在弦上,她們先前已經搞砸了,還勞煩秦雪親自出面。

秦雪既然能提到Avellino的手鏈,那么肯定已經把手鏈處理好了。

只要在蘇微微身上搜到手鏈,到時她就是有十張嘴都解釋不清楚!

想到這兒,她們更是理直氣壯起來。

“你的手鏈不見了,就是我拿的?

照你這個說法,那你是不是還要證明一下你們所說的Avellino銷量版的手鏈確實是你的所有物?

手鏈拍賣會的證明,發票等等手續。

只要你證明你真的有這條手鏈,我就證明東西不是我拿的,如何?”

蘇微微唇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諷笑意,不慌不忙地開口回應。

既然她們是沖著她來的,那她也不介意把事情鬧大。

最好是讓某個大Boss看到她因為他受了多大的委屈,讓她多一個和他談條件的籌碼!

“你,你這是在強詞奪理!你沒聽秦雪小姐剛剛說了,她看到我戴在手上了么?!”

女人沒想到蘇微微剛剛一副冷艷神色,一轉眼居然就變得伶牙俐齒,差點讓她招架不住。

“看到就代表是你的了么?

那你們沒看到手鏈在我身上,怎么就說是我拿走了的?

既然要證據,就該拿出實實在在的東西,不是么?”

“你……”

“你什么你,不要我說道理的時候,你們就和我耍無賴。

我耍無賴,你們又哭天喊地的。

好歹你們也是大家閨秀,像個潑婦一樣罵街,是不是有失你們的身份?

這個宴會上想必還有不少有為青年,他們要是記住你們今日的形象……嗯?”

蘇微微已經擺出了一副語重心長的姿態,微瞇著眸子睨著她們,苦口婆心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戳中了她們的心思,這話倒是讓她們一下子噤了聲。

秦雪看到她們節節敗退的模樣,眼里閃過一絲怒意。

只三言兩語的胡攪蠻纏,竟讓掌握先機的她們失了分寸!

她就不該找這養在溫室里的大小姐,連點事情都辦不好!

“咦,這位女士,你右腳旁邊好像有什么亮閃閃的東西。”

秦雪見那二人不吱聲了,只好親自出面道。

蘇微微一聽,立即讓了一步,就看到地上一條閃爍著細碎鉆石光亮的精致手鏈躺在那兒。

“我,我的手鏈!還說不是你偷的,你看……”

站著的女子見狀,立即出聲呵斥道,只不過話說到一半,便被截了去。

“看什么看,你自己弄掉的就能賴我了?

要是手鏈在旁人的腳邊,那你是不是也要怪那人偷你手鏈?

說你智商感人還真是抬舉你了,想證明東西是我拿的,就拿出實在的證據,OK?”

蘇微微雙手環胸,表現出一副刁蠻的模樣,沒好氣地對女子說道。

她此時這般作態。

一,是為了貫徹Jim把她裝扮成禍水的中心思想。

二,是為了讓她此時的身份完全脫離她的本我,讓人無法把今日這人和她聯系起來。

大Boss不是讓她做自己么?

她與他第一次見面的那日,她可就是這么任性妄為的,可以說是完全遵守他的要求了!

“肯定就是你偷的!你知道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逃不掉了,所以故意說那些無理取鬧的話來,然后把手鏈丟在地上,做出我不小心弄掉的樣子,好讓自己脫罪吧!”

“你除了嗓門大,還有別的優勢嗎?

對了,你們說過,這是祁老爺子舉辦的宴會吧?

既然你丟的東西這么重要,不如我們請祁老爺子來評評理?

免得整場宴會你們拿不出證據,又要賴著我不放。

我可沒有那么多時間和你糾纏在這件事上,想必祁老爺子也不希望他的宴會鬧出這樣的不愉快吧?”

蘇微微好整以暇地看著那二人,指著階梯方向的高臺處說道。

她們剛剛不是說了,司睿廷和祁老的孫女祁以思是門當戶對的,還把葉導給請來了,那么這場宴會肯定有重頭戲看。

她就不信她抬出祁老,她們還要和她這般糾纏下去。

蘇微微的反應不僅讓那二位女子摸不著頭腦,就連秦雪也是一臉意外。

手鏈都在腳邊了,就算知道自己是被誣陷的,可總該有驚慌失措,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吧?

可蘇微微不僅一點不慌,更是一語中的,逐漸掌控了全局。

等會兒就是祁老在宴會上宣布祁以思身份的時候,她們的確不能繼續在這里喧賓奪主。

只是,蘇微微絕不能再留在宴會上!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