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正文 17.團伙作案
影后歸來:總裁,請息怒!
蘇微婭婭@櫻熊
2001
歷史久遠

秦雪看著地上的女人,面上表現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樣,但眼底卻透著一絲不滿。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

讓她們倆來把蘇微微趕出這個宴會都做不好,還在那么多人面前鬧出這么一場笑話來。

蘇微微這副自若的神情,她要是再不出現,怕是會讓這二人給抖露出來也不一定。

“這位女士,不知道她所說的是一個誤會,還是真的確有其事?”

秦雪看向蘇微微,大方微笑著問道,像個東道主一般。

“她們自己摔的,和我無關。我想這大堂應該不缺監控吧?空口無憑,實在不行咱們可以查看錄像。”

蘇微微儀態大方地看向秦雪,面色沉靜道。

那兩名女子一聽到這話,臉上一陣青白。

剛剛她們只想著讓蘇微微百口莫辯,在眾人面前丟盡臉面,根本沒想過這茬。

若是真的有監控拍到了剛剛那幕,一切都不攻自破,到時候丟臉的可就是她們了!

她們下意識地就想把視線轉向秦雪。

只不過秦雪在此之前先開口說道:

“這監控錄像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看的。

不知道的,還會以為這宴會里發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了呢。

驚動了祁老的話,到時怕是對大家的影響都不好。

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此揭過吧?”

秦雪說前段話的時候,是對著蘇微微說的,話里有話地表明蘇微微不配。

后半段話,更是無視了蘇微微,直接看向地上的女人說道。

地上的女人一聽,輕咳一聲以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立即點頭應道:

“既然秦雪小姐都這么說了,我也就不追究了。就這樣吧,快扶我起來!”

她說著,看向站著的女人催促道。

站著的女人見狀,立即伸手去扶。

蘇微微冷眼看著這一幕,沉默著沒有開口。

這叫秦雪的女人,話里話外根本不在乎這件事的真相。

而那兩個女人從始至終如此順從,顯然她們都是一伙的。

若是前世,她早就沉不住氣要一個說法了。

只是如今她到底是答應過某個男人要好好表現,這些個女人含沙射影的話語,她只要不在意,對她也造不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

真正的大Boss還在背對著她呢,她要是沒表現好,還不知道大Boss會對她使出什么手段!

在蘇微微神游的時候,忽然就聽到秦雪疑惑開口道:

“咦,你手上那條Avellino限量版的手鏈去哪兒了?你不是說平日里你都舍不得戴,今天特意戴來參加宴會的嗎,這會兒怎么沒見著了?”

秦雪是對著站著的那女子說的。

她這一開口,那些本打算離開的人又駐留在原地。

蘇微微眸光一凜,心中已然升起不好的預感。

她就知道,團伙作案是不可能這么簡單就結束的!

站著的女子見秦雪說得如此從容,不禁下意識地露出疑惑的目光。

只是在接收到秦雪的眼色后,她很快反應過來,忙舉起自己手腕處空空如也的左手,皺眉道:

“剛剛還在的,一轉眼的功夫怎么不見了?那可是我爹地送我的生日禮物,在拍賣會上花了重金拍下來的!”

女子說罷,臉色也變得著急起來,四處張望著,像是在搜尋什么。

“是啊,我剛剛個看到還在的,怎么我這一摔倒,你的手鏈就不見了?該不是有人趁亂偷偷拿去了吧?”

那被扶起來的女人很快接口,視線若有似無地看向蘇微微,話里有話道。

“……是不是你?!其實你根本就是為了偷走我的手鏈,才故意撞倒她,好轉移我們大家的注意力,你再借機偷走我的手鏈是不是?!”

站著的女人作恍然大悟狀,怒瞪著蘇微微,怒不可遏地質問道。

“……我和你素不相識,拿你手鏈做什么?

這個暫且不說。

你剛剛解釋得那么清楚,該不是你們早就計劃好了,所以在我面前故意摔倒。

做了這么多,好把一切栽贓到我頭上吧?”

蘇微微面色如常道,看著她們的雙眸透著一絲冷凝之意。

“你這是什么意思,憑我們的身份,用得著對你花費這番心思嗎?倒是你,誰知道你是不是見財起意,所以起了偷盜的心思!”

站著的女子捂著自己空落落的手腕,越說越來氣,仿佛真有這么回事似的。

“就是啊,問你是哪家的千金你都說不出口,小門小戶的,見識不多,難免會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生出一些不該有的心!

勸你趕緊把手鏈交出來,那樣我們還有得商量。

否則……”

另外一名女子火上澆油道。

圍觀的人聽罷,皆是點點頭,像是認同了她的話語,對著蘇微微小聲地指指點點。

“連自己的家世都說不出口,看來也不是我們這個圈子里的人,司總怎么會看上這樣的女人?”

“人家長得漂亮唄!看看這相貌,這身段!帶出去多給自己長臉呢?”

“這樣攀附的女人,最愛的怕還是錢吧!Avellino限量版的手鏈,能拿來拍賣的,全球也不過就那么幾件,她要真的起了那樣的心思,其實也不奇怪吧!”

“嘖嘖,司總一定想不到他帶來的女人這么給他跌份吧?”

眾人看向蘇微微的目光皆是嘲弄。

“……先不說我拿了你的手鏈能放在哪里,單說我拿了東西,把人撞倒吸引旁人的目光對我有什么好處?

我要是真拿了東西,那我為什么不立即道歉,息事寧人,趕緊離開?

看來你們不光是眼睛有問題,智商也有點感人呢。”

蘇微微冷笑一聲,掃視了一圈周圍,目光定定地對著咬定她不松口的兩名女子,眸光愈發詭譎。

兩人被蘇微微這么一看,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冷意。

“你肯定是知道我們不會輕易原諒你,所以你故意不承認。

你面色那么鎮定,說不定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早已經輕車熟路,所以根本就不怕自己被抓到!”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35选7近500期走势图 天天赢棋牌? 李逵劈鱼游戏平台 英国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今晚七位数开奖号 江西11选五技巧教学 850棋牌旧版下载大闹天宫 心水一点必中特打一肖 广西快乐双彩最牛网 能赚钱的网游传奇 急速赛车手机游戏 国外最大的affiliate平台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中国体育顶呱刮中奖图 北京pk拾赛车官方网 王中王资料 一肖中特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