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正文 14.是真的,還是替身
影后歸來:總裁,請息怒!
蘇微婭婭@櫻熊
2002
2019-05-10 15:46

司睿廷他是沒打過什么交道,但司睿廷的父母他還是經常見的!

他怎么說也是長輩,司睿廷居然敢對他這么無禮!

“是么,我父母會認識你這么個為老不尊的人物,看來我得找他們好好聊聊。”

司睿廷絲毫不為所動,周身的氣壓無形中低了不少。

蘇微微本來還因為被司睿廷摟著,有那么些不適應,但聽到他說這番話,不禁抬頭多看了他幾眼。

她也聽出了對方明顯是在拿司睿廷父母的事壓他,可他卻毫不在意。

“你究竟是真的司睿廷,因此不怕惹事?還是因為是司睿廷的替身,因此不在乎司睿廷的父母社交關系?但你說的這番話,的確也算是維護了我。”

蘇微微心中腹誹,看著他的目光多了一絲感激。

楊民和一聽司睿廷這么說,圓潤肥大的臉頓時憋得通紅,顯然是被氣的。

“你,有你這么對長輩說話的嗎?我怎么為老不尊了,關心小輩錯了?我看你和長輩說話還戴著面具,才是真的不知道禮數為何物!”

“哦,先把你對小輩女朋友的目光擺端正,再來和我談禮數如何?”

司睿廷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眸色森冷,接著道:

“楊總,清閑日子不多,好好享受才是,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忙起來。”

司睿廷話一說完,就攬著蘇微微離開了。

楊民和此時的面上一陣青一陣白,站在原地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司睿廷這是在拿他的事業威脅他呢!

本以為搬出司老爺子和他父母會讓司睿廷有所忌憚,沒想到司睿廷壓根就不打算給他面子!

雖然他不信司睿廷有這個能耐能左右他的事業,但司老爺子最是疼愛這個孫子,他還是不敢太囂張。

他縱橫商場多年,更是仗著和司家的關系,給他送女人的也不少,沒想到這回卻栽在一個毛頭小子身上!

不過這個女人真是個尤物,他這回可是真惦記上了。

“女朋友?哼,司家上下有誰會接受這樣的女人成為司家的媳婦?”

不用他出手,他們倆也走不了多遠!

到時候,他想要這么一個女人還是問題么?!

楊民和看著二人的背影眸光陰仄,掏出手機轉身離開。

“……你剛剛那么說,宴會結束之后,會不會大家都知道司總有‘女朋友’了?”

蘇微微好一會兒才從司睿廷的話語中緩過神來。

在司睿廷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蘇微微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之前在宴會廳里聽過那些人提到過的美人關。

她又不像司睿廷一樣有面具遮面,要是這話傳出去,也不知道那些人口中說的美人,會是什么態度。

“你只要記得你的身份,其他事與你無關。”

司睿廷低頭看向蘇微微,深邃的雙眸直盯著蘇微微的杏眸,如鷹凖般的視線,仿佛要看透她此時的想法似的。

“我聽說,司總已有心儀之人,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蘇微微已然把身旁的男人當成了司睿廷的替身來看待,眼神透著些許擔憂。

她可沒有他那么大的膽子,連司睿廷的女朋友都敢編排!

“……話已經說出口,你說該如何收場才是?”

司睿廷聽到“心儀之人”四字時,眸中迸射出一抹鋒芒,微簇著眉。

只是一瞬,他便饒有興味地對著蘇微微問道。

蘇微微:“……”

話又不是她說的!

好在她有先見之明,化了個任誰都認不出的妝容來,不然她就等著被人人肉吧!

“我覺得,不如我們先行離場,留個懸念?”

蘇微微看著司睿廷尷尬地笑了笑,給了一個她自己都覺得不可能的建議。

“……不許。”

司睿廷給了蘇微微一道意味深長的目光,而后帶著蘇微微往自助餐臺走去。

不遠處兩道視線緊緊跟隨著二人的身影。

“以思,你不是說你父親讓你過來這場宴會,是司老爺子和祁老爺子的意思嗎?那司睿廷帶著女伴出席,是什么意思啊?”

開口說話的女子,眼神忿忿不平地瞥了蘇微微的背影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看向祁以思。

名喚祁以思的女子身穿純白色修身長裙禮服,化了個淡雅的妝容,整個人就像是出旖旎而不染的白蓮般,惹人垂憐。

只是她眸底深處暗藏著滿滿的不甘與嫉妒,尤其是在聽到女子說這番話的時候,她的臉色更為陰沉。

“你怎么知道,那一定就是他的女伴?”

祁以思輕飄飄地看了那女子一眼,卻讓女子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這……呵呵,說的也是,那以思你要過去和他打聲招呼嗎?”

女子尷尬一笑,點頭應道。

只是她心中對祁以思說的話卻是頗為不屑的。

她們看了那二人好一會兒了,二人從進入會場就一直形影不離,要說不是女伴,這不是自欺欺人么?

不過這個大小姐的面子,她可不敢拂。

“你的意思,是讓我主動去和男人說話?”

祁以思蹙了蹙眉,語氣顯得有些不滿。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場宴會是祁老爺子辦的,以思你身為祁老的孫女兒,是這場宴會的東道主,因此我才這么說,你千萬不要誤會!”

女子抹了抹額上的冷汗,趕緊解釋道。

若不是她們家族依附于祁氏集團,她也不用對著這么個自作清高的女人低聲下氣的。

“你不要忘了,這是司老爺子主動和我爺爺提出來的,就算要見,也得是他先來見我。”

祁以思微瞇著眸再次看了司睿廷的方向一眼,挺直了背脊,步態優雅地往階梯的方向走去。

“是,以思你是這宴會中最有魅力的女子。瞧那么多男生看著你的眼神,都充滿了傾慕。司睿廷身邊那個女人,充其量也就只是個花瓶罷了,也不知她是用什么手段讓司睿廷把她帶進來的。”

女子恭維了祁以思一番,不忘提到蘇微微,來刺激一下祁以思。

她就不信祁以思對這個女人不在意。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