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正文 13.上流社會的毒蟲
影后歸來:總裁,請息怒!
蘇微婭婭@櫻熊
2007
歷史久遠

Kevin在一旁看著蘇微微完全變了個人的模樣,一顰一笑無不傳達著絲絲勾人意味,不由自主地就紅了臉。

那身禮服明明把蘇微微包裹得很嚴實,但卻意外地讓她在人前顯得更為魅惑。

“此女子天生就是演員的料,換了個妝容,僅憑眉眼間的神采,就已經把一個人物演活了!”

Kevin心中暗嘆。

只是當他感覺到不遠處傳來的恐怖氣息的時候,他立即回過神來,低下頭顱,目不斜視。

此時司睿廷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只是他的眸色卻比先前濃郁了許多。

“……湊合著用吧。”

司睿廷一副禁欲的高冷神色,語氣淡淡道。

這樣還湊合!

這樣鬼斧神工的妝容,連她身為女人都要為之傾倒了!

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眼光太高,還是審美有問題。

蘇微微看著他不為所動的模樣,不禁低下頭偷偷翻了個白眼。

“那咱們走吧。”

蘇微微趁著司睿廷還沒有讓她換回原本的自己的打算,趕緊開口道。

她話說完,很自然地就去挽住司睿廷的手臂。

“!!!”

在Kevin和Jim目瞪口呆的視線中,從來不近女色的司睿廷,竟那么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蘇微微的觸碰。

Oh,My God!

這是要變天了吧!

雖說對于Boss對一個女人上心已經讓他們足夠震驚,但Boss愿意讓一個女人觸碰,那震撼不亞于火星撞地球了!

他們看著蘇微微的眼神立即就變了。

蘇微微并不知道她在那二人心中已經成為神一樣的化身。

“他居然沒有拒絕!”

蘇微微此刻的眼神充斥著詫異。

明明昨晚他退避三舍的排斥,證明了他有多不樂意她接近。

可現在,蘇微微愈發搞不明白這男人究竟在想什么了。

罷了,只要他能夠履行承諾,她可以乖乖地演好這場戲。

看著蘇微微和自家Boss的身影漸漸遠去。

Jim捅了捅Kevin的手臂: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Boss不是說他不參加這次宴會的嗎?怎么他不僅親自出面,還破天荒地找了個女伴?!”

“Boss決定的事情是我能知道的嗎,要不你去問問Boss?”

Kevin白了Jim一眼。

他才是最懵的好嗎?!

本來他還在房間里愁眉苦臉地想著,要怎么勸Boss參加這次宴會。

畢竟是老爺子千交代萬交代給他的任務,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健康為代價來逼他就范!

明明Boss才是親孫子不是?

“Kevin,睿廷也已經老大不小了,這次宴會有不少的大家閨秀,讓他務必參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他還記著老爺子對他說這話的時候,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

很顯然,就是這次宴會里有老爺子心儀的人選,才會這么費心思地要讓Boss參加!

他本來是不抱希望的。

可誰知Boss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命令他接進酒店大堂的監控器不說,一點不厭煩地親自盯著屏幕看。

看著Boss的專注程度不亞于辦公時的模樣,他都以為Boss打算看一天了!

沒過多久,不用他多說,Boss自己就決定要參加宴會。

直到蘇微微的出現,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為了蘇微微,Boss還真是親力親為,讓人嘆為觀止。

唉,等老爺子知道宴會上發生的事……他真是命運多舛!

“……那還是不必了。”

Jim打了個寒顫,立即搖頭。

……

宴會廳。

“快看,司總回來了,他身邊那女人,是他的女伴嗎?!”

“怎么可能,司總身邊從來就連一個女人的影子都沒有,怎么會帶女伴!”

“那你自己看,那是不是司總!”

“這,這怎么可能!一定是那個女人勾引司總的,看她那妖艷模樣。”

“就是,沒想到司總喜歡這樣放蕩的女人,這樣的女人除了會勾引男人有什么好的?天底下的男人果然都是一個德行!”

女人堆里全是對蘇微微的眼紅與討伐。

“看來司總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本來以為他真的是不近女色,看來是因為眼光太挑剔,沒找到這樣的尤物,因此看不上眼!”

“還別說,要是我身邊有這么個尤物,我肯定也把持不住了!”

“還是司總會玩,看那風情萬種的模樣……!”

男人堆里則是一副理解與垂涎的模樣。

只不過他們看著蘇微微剛露出一副曖昧的表情,立即就感覺到了那張面具里,黝黑瞳孔懾人的視線。

這讓他們不敢再繼續議論,趕緊偏頭不再關注。

司睿廷劍眉微蹙,微低著頭去看蘇微微。

只見蘇微微面上掛著得體的笑容,大方地對著看向他們的目光點頭示意,一點也沒有被那些異樣的視線所影響。

“司總,難得在這樣的宴會遇見你!司老爺子看來對你的終身大事是真急了,不知他看上了哪家閨女,讓你來見呢?咦,這位漂亮的女士,是你的女伴?”

一名體態臃腫的中年男子走到他們面前,眼神毫不避諱地直盯在蘇微微身上,帶著幾分露骨的欲望。

蘇微微感覺到這視線,輕蹙眉頭,礙于司睿廷在身旁,她沒有開口說什么。

這男人話中有話。

表明自己知道司睿廷的事情,在她面前毫不猶豫地說出口,就是暗指司睿廷的終身大事由家里人決定,讓她別在司睿廷身上浪費時間,而他不怕司睿廷,且對她很有興趣。

這年紀都趕上她爸了,看來再上流的社會,還是會有那么些毒蟲,她算是見識了!

“請問你是?”

司睿廷微微一扯,把蘇微微攬在懷中,居高臨下地睨著中年男子,語氣淡漠道。

“你這孩子,我是你楊叔叔啊!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前幾天還和你父母一塊吃了飯。”

楊民和聽到司睿廷這話,面上一黑,但還是熱情道。

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敢這么下他臉面!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网上怎么样赚钱 棋牌游戏大全? 彩金捕鱼电玩版红包 浙江6加1开奖结果查询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一期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pc蛋蛋技巧 时时乐上海今天走势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930 长沙麻将规则 刘伯温精选六资料大全 安徽波克麻将下载安 nba上海赛 好的网上免费棋牌 万国数据股票 有没有追光娱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