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第二十章 隱憂
姑娘駕到
小亂@天翼
3128
歷史久遠

李子清慈祥的看著他搖了搖頭道:“少爺這是說哪的話啊,你什么時候有需要就跟李媽說,李媽那是義不容辭!”耿炎博笑望著她道:“謝謝李媽。對了,你都來這里這么多天了,我媽看不見您不會找我麻煩吧!”這話本來是句玩笑話,可是耿炎博仔細一想確實是有隱憂。當時就想要個放心的人,看著白小蕊,沒想從家里接出李媽這么多天,家里會是什么情況。現在才想起來這些事,耿炎博突然覺得有些頭疼,這一次真是太失策了,竟然會犯如此錯誤。看到耿炎博消失了的笑容,李子清微微搖了搖頭道:“少爺你就放心吧,我出來的時候沒告訴老爺和夫人是到你這里來,我跟他們說一個好朋友請我幫忙,大概要離開個十天二十天的!”聽李子清這么一說,耿炎博頓時開心的環住了她的脖子,“啊,太好了,李媽你簡直太棒了,愛死你了!”說完還不忘在李子清臉上印上感激的一吻。李子清被他激動的晃得有些頭暈,伸手拉下他的胳膊道:“好了好了,你想勒死你李媽啊!”

“少爺,我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李媽突然嚴肅的看著耿炎博說道,耿炎博不知道李子清要說什么,卻還是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這位白小姐跟少爺您是什么關系,當然你也不用告訴我,你們是什么關系。不過有些話我還是要說的,少爺交給我的任務就是看著白小姐完成您交代的課程還有工作。這些日子我也都有按照你的要求,去要求白小姐。可是課程方面還好,就是工作這一塊有些問題。”李子清說到這里停了一下,看了一眼耿炎博的臉色,耿炎博臉色未變只是淡淡的應道:“李媽,有什么問題你就直說好了,我聽著呢!”見耿炎博有聽進去,李子清便接著又說道:“您的這間宅邸算是整個耿家花園區里最大的宅子了,房間多區域多,平時清掃收拾就需要不少人。您現在把這些工作都交給白小姐一個人,她肯定是干不完的。這些日子跟白小姐相處,我覺得她是個很善良但是又有些倔強的孩子,你硬是安排給她,她也就咬著牙擔下來。可是這些活真不是一個人好做的事,李媽說這些,就是想勸少爺一句。要是白小姐那里做錯了或是做的不好的地方,少爺您多擔待一些,還有工作要做是不是調整一下。如果您是為了罰白小姐,我想這些日子做的已經夠了。”

李子清的話句句肺腑,耿炎博聽到明白也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這些日子是有些過了,就如同李子清所說,是差不多該改改的時候了。

“對了,李媽,我剛……我看到白小蕊手上有傷,是怎么回事啊!”耿炎博猶豫再三還是覺得放不下,想要弄個清楚,于是便試著向李子清詢問道。李子清看著他回答道:“白小姐手上的傷,是前幾天學廚藝的時候不小心被燙到了。當時就已經處理了,不過可能因為一直要干活的緣故,好的有些慢了!”耿炎博心里一酸,看著李子清說道:“哦,我知道了!李媽,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兒休息吧,別再擔心了,我保證今天晚上不會有任何事發生!”

“好了,我知道了!少爺,你也上去休息吧!”李子清說完,目送著耿炎博走開,看著耿炎博的背影李子清的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朦朧間看到床頭上的鬧鐘時針指向十的時候,白小蕊一下子驚醒過來。猛地坐起身來,仔細的看著鬧鐘上的時間。天哪,她竟然這么晚才醒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累了的緣故,連鬧鈴響過了她都不知道。

“糟糕了!”

白小蕊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她錯過了給耿炎博這個大魔頭做早餐,她懊惱了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倒不是因為內疚沒有給他做早餐,而是想到了因此她可能會被他扣工資。一想到要被扣掉的錢,白小蕊就覺得自己心在痛。痛過之后白小蕊才意識到有些奇怪,記得自己昨天晚上明明是在打掃,不過后來實在是太困了,至于自己怎么爬上床的竟然一點兒都不記得了。還有昨天晚上貌似沒有打掃完,一想到這里剛還在抽痛的心更加痛了。

坐在床上白小蕊愁眉苦臉的看著鬧鐘,看著一分一秒逝去的時間,她正在錯過今天的課程,而他又可能已經在樓下等著懲罰她了。想到這里白小蕊就覺得自己身處地獄,無處可逃的絕望讓她一點兒也不想離開自己床,更加不想出去看到那個家伙。不過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整天都呆在這里,即使如此也不過是掩耳盜鈴,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簡單的收拾了一番,白小蕊十二萬分不愿意的踏出了門口。

如蝸牛一般緩慢地移動到樓下時,竟在樓梯口處見到了多日不見的管家王叔,原本有些郁悶的她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王叔,早,你今天怎么過來了呢?”其實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出現在這里,白小蕊都覺得很開心,因為王為念是她來到這里后,唯一給了她溫暖的人。難得能夠又看到他,白小蕊熱情的跟他打著招呼。王為念看到白小蕊也覺得很高興,不知怎么得第一次見到她就很喜歡她,也許是她讓自己想起了女兒還有他許久沒有見到的外孫,也許是他們真的很投緣吧。

“Hi,白小姐,早上好!餓嗎?我叫人給你準備吃的吧!”王為念用他慈祥的笑容回應著白小蕊的熱情,一大早接到少爺的電話,讓他帶著其他的傭人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上,王為念多少帶著些疑惑,原本以為少爺把白小姐送走了,這才讓他們回來。可是回來見到李子清才發覺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少爺這一舉動讓老人家有些迷惑了,不過看到有些憔悴的白小蕊,王為念似乎又明白了點兒什么。

“吃的?”一提到吃的白小蕊頓時覺得自己的肚子在叫,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王為念點了點頭,王為念看著她微笑著抬起自己的胳膊,白小蕊會意的挽住他的胳膊,在他的陪伴下走進了餐廳。王為念招來了傭人吩咐了幾句,然后陪著白小蕊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白小蕊看著屋子里多出來的傭人,有些詫異的看著王為念道:“這里多了很多傭人,是李管家叫來幫我的嗎?”前些日子因為上課的緣故,李子清一直有叫來其他的傭人幫助她一起打掃、清洗甚至是做飯。只是不像今天這樣多,一般就是一兩個人,主要還是靠她自己勞動。所以在看到這么多傭人的時候,白小蕊下意識的認為是李子清叫來的。王為念看著她輕輕搖了搖頭道:“李管家今天一早已經離開這里了,而我和其他傭人則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上,就是說我們又被叫回來了!”

白小蕊琢磨著王為念的話,能夠把人叫回來,除了耿炎博這個家伙自然不會是別人,“王叔,你是說你們所有人都回來了嗎?”

白小蕊驚訝之余,抓住王為念的胳膊急切的問道。王為念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溫柔的說道:“是啊,我們所有人都回來。”

“啊,太好了,太好了!”

白小蕊開心的抓著王為念又叫又笑的,半晌才發覺自己有些失態,趕忙松開手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王叔,我太開心了!”

“就因為我們回來了,你就這么開心?”王為念笑著問道,這孩子就是這么直爽。

白小蕊笑著回答道:“當然開心了,王叔你不知道,這么大的屋子就快要把我累死了。有你們回來幫忙就不用我一個人每天忙到黑了,你們簡直就是我的救星!”

白小蕊看到王為念回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不用自己一個人再那么辛苦了,單就憑這一點兒就足以讓她開心半天。不過王為念接下來的話還是多少有些打擊到她了,“可是少爺只說讓我們回來,卻沒說要我們回來幫你啊!”

白小蕊一聽他這么說,笑容立馬凍結在了臉上,哭喪著臉抱怨道:“我就知道耿炎博這個大魔頭,壞家伙沒這么好心!”

“耿炎博?大魔頭?壞家伙?”王為念還是第一次聽有人這么稱呼少爺,覺得很有趣絲毫不掩飾的笑了起來,白小蕊不好意思的伸出舌頭做了個鬼臉,然后輕輕地晃著王為念的胳膊撒嬌道:“王叔,你人最好了,你不會告訴他的是吧?”要是讓耿炎博知道自己背地里這么形容他,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她,一想到還有八十多天要跟他呆在一起,白小蕊有些心虛的看著王為念。王為念笑著伸手刮了一下白小蕊的鼻子,微笑著說道:“你呀!放心王叔替你保密!”

“謝謝,王叔,我就知道王叔你人最好了!”

白小蕊開心的靠在王為念的肩膀上撒著嬌,可是一想到無窮無盡的家務,白小蕊的心情立時又蕩到了谷底。王為念看白小蕊一臉愁容,不忍心再逗她,笑著對她說道:“傻丫頭,剛是逗你的。少爺已經吩咐了,從今天起就不用你打掃屋子了!”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排列3开奖结果排列5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买 快3免费计划软件app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时彩包胆是什么意思 北京体彩快十一选五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29号 彩票策略研究论坛 建行理财金卡 实用性泳坛夺金投注方案 三分彩免费计划官方下载 广东36选7最新走势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