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第七章 羊入虎口
姑娘駕到
小亂@天翼
3159
歷史久遠

“去哪?我為什么要跟你去!”

白小蕊警覺的看著他,聲音因為害怕變得有些尖利,聽著有些刺耳。

耿炎博看著她邪邪的一笑,淡然地回答道:“上了我的車就由不得你不去了,至于去哪到了你就知道了!”

白小蕊看著他突然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車一路向前行駛,白小蕊和耿炎博都沒有再說話。初時的害怕漸漸退去,白小蕊不知道自己將要被帶到什么地方,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人應該不會傷害她。就像耿炎博所說的那樣,既然她已經上了車,去哪也就由不得她做主了。

與其擔心那些還沒有發生的事,不如靜觀其變。

白小蕊抱著這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里,在車上安心的睡起覺來。她從小就有個毛病,一上車就喜歡睡覺。再加上昨夜值了夜班,一整晚都沒有辦法睡,這會兒困意襲來白小蕊根本就擋不住。

耿炎博看著這個在他面前安然睡去的小女人,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這個丫頭表面恭順,骨子里卻極有個性;謹守職業道德,內心卻有著自己的準繩;尊重缺不輕易低頭,忍讓卻不一味的忍讓。他承認這樣的她很對他的胃口,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大老遠把她帶到這里。

這里離市中心大概二十多公里,是耿家在郊區的私人花園,除了耿家人很少會帶外人過來。

耿炎博這還是第一次帶外人過來,不知怎么得那一瞬間他很想把她放在這里。

“喂,該起床了!”耿炎博有些粗魯的將熟睡中的白小蕊推醒,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形容這個小女人大條神經,竟然可以如此安心的睡一路,也不怕自己出什么危險。

白小蕊睡的正舒服就被人粗暴的推醒,床氣十分嚴重,她揮舞著自己的雙手襲擊了騷擾她的家伙,不過顯然對手比她更加強大。

白小蕊幾乎是在半夢半醒之間被人從車上拎了下來,反剪雙手傳來的疼痛,讓她終于從半昏迷狀態清醒了過來。

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好一會兒白小蕊才想起來是怎么回事,她回頭瞪著反剪自己雙手的人怒氣沖沖的說道:“你是打算綁架我嗎?”

“綁架?你值很多錢嗎?”耿炎博看著她戲謔的說道,佩服于她的想象力。

白小蕊嘟著嘴不滿道:“那你干嘛抓著我的手,你這樣我很痛哎!”

白小蕊一點兒也不怕他,反而很硬氣的扭頭看著她。

耿炎博搖搖頭順勢放開了她,突然失去外力的支持,白小蕊向前趔趄了兩步才站穩。

白小蕊憤恨的看著那個差點兒讓她摔倒的家伙,可那個家伙卻淡淡的對她道:“抓著你,是怕被你這個小野貓給抓傷,我可不想讓自己受到不應該受到的傷害!”

“什么?”

白小蕊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她嚴重懷疑自己的幻聽了,“小野貓?我叫白小蕊,不叫小野貓!”

白小蕊憤憤然的沖著他大吼道,耿炎博用手揉了揉自己耳朵,他覺得待她來簡直就是一種自虐的行為。

白小蕊看著耿炎博心里不平的想:這個家伙竟然用這種詞語來形容自己。

“你別以為你是集團的總裁,就可以隨便欺負人,大不了我不干了。我現在要回家,你馬上送我回家,不然我就告你非法禁錮!”

白小蕊完全無法忍受,她氣勢洶洶地對站在自己面前的耿炎博下著最后通牒,她可不是生下來就讓人欺負的。

耿炎博癟著嘴搖搖頭,逼近她緩緩地開口說道:“還說自己不是小野貓,剛放出來就想著揮舞自己的爪子,小心沒有抓傷別人先抓傷了自己!”

“你!”

白小蕊氣的用手指著耿炎博,真不敢想象這個人就是他們集團的總裁,簡直就是個無賴嘛!耿炎博用手挑開白小蕊指著自己的手指,邪邪的一笑道:“你人都已經在這了,打算怎么告我?報警嗎?可以不過你得先有辦法離開這里才行!”

白小蕊氣鼓鼓瞪著他,伸手摸向自己的兜,摸了半天怎么也沒有摸到,白小蕊有些慌亂。

耿炎博看著她手忙腳亂的樣子心情大好,耿炎博發現逗弄她是一件令他很開心的事。

“你是在找這個嗎?”耿炎博說著從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個手機還有她粉色的錢包,在白小蕊的眼前晃了晃。

“是我的,謝……”

白小蕊看到是自己的手機和錢包,高興的伸手想要去接,卻發現耿炎博根本沒有打算給她的意思。這會兒白小蕊才反應過來,根本就是這個家伙拿了自己的手機和錢包、白小蕊一邊伸手去抓她的東西,一邊沖著耿炎博叫道:“你快點兒把手機還給我!”

“干嘛不把剛才要說的話說完!”耿炎博繼續打趣道,他很享受看她抓狂的樣子。

“你難不成還想讓我謝謝你不成,明明就是你拿了我的手機和錢包,快點兒還給我!”

白小蕊跳起來想要去搶被他拿在手里的手機和錢包,可是誰讓自己身高不夠,完全是像是被他戲耍一般跳來跳去的,卻始終也拿不到被他握在手心里的東西,最后還不小心撲到了他身上。

耿炎博伸手摟住差點兒摔著的白小蕊,說實在的被人投懷送抱也不是第一回了,可是這一次感覺和以前真的有點兒不一樣。她嬌柔的身軀,竟讓他覺得有些興奮。

白小蕊感覺到了耿炎博身體的變化,慌忙用手將他推開,滿臉通紅的白小蕊瞪著此刻正笑望著自己的耿炎博低聲吼道:“變態、流氓、大色狼!”

說實在的只要勾一勾手,就有無數的女人愿意爬上他的床。

耿炎博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人稱作是“變態”、“流氓”加“大色狼”,這感覺還挺新奇的。

白小蕊發覺耿炎博正望著自己的胸部,趕忙用雙手護胸,“你這個大色狼還看,再看小心我挖掉你的眼睛!”耿炎博再次被她的言論給逗樂了,跟她在一起還真是樂趣無窮啊,頓時一個idea從他的腦中蹦了出來。

耿炎博緩緩地沖著白小蕊走過來,臉上帶著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容,白小蕊嚇得直往后退,卻見他沒走兩步便轉了方向,走進了眼前的大門。

“搞什么嘛,怪嚇人的。”

白小蕊看著他的背影不禁在心里嘟囔起來,這個家伙肯定又是在耍她,白小蕊真的快要被氣瘋了,“郁結難發,非要被他給慪死不可!”

白小蕊低下頭憤憤地小聲說著。

耿炎博一轉身沒看到小女人跟上來,再定睛一看竟發現她還站在大門外嘟嘟囔囔著,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在罵自己,耿炎博看著她的樣子好笑的又忍不住搖了搖頭,大聲沖著她喊道:“喂,小姐,你不是打算一直站在外面吧!”

白小蕊被他的叫聲嚇了一跳,“你喊什么喊嘛,我干嘛要跟你進去啊!”

“不進來嗎?”耿炎博像是要在跟她確定一番似的問道,白小蕊沒有理他繼續站在大門外,“那你就繼續站著好了,不過要告訴你,如果你想要回去沒有領路很難自己找到出去的路。而且這里是在半山腰,即使你走出去了,也很難找到下山的路。而且這山里面有野獸,要是不小心可是會受傷的。還有時間不早了,進來可是會享受到美味午餐的哦,如果我沒估計錯,你早上大概也沒吃東西!”

一下車就忙著跟他打嘴仗了,都沒有好好看看周圍的環境,一路上粗心大意的白小蕊一直在睡覺,完全不知道耿炎博將自己帶到了什么地方。聽他的意思應該是把自己帶到了山里,至于是什么山就不知道了,不過這里很像是電視見到了歐式莊園。

白小蕊思索了一下現狀,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既然已經被他弄來這里,也不差走兩步進去了!迫于形勢白小蕊懷著十二萬分不愿意,走進了大門里。

站在門外只是看到路兩旁都是綠樹成蔭,踏進大門里看到的確實百花齊放,白小蕊簡直被眼前的景色給驚呆了。這里就是一個大花園,置身在花海中的白小蕊不禁綻放出了美麗的笑容,而她的笑容卻讓站在不遠處的耿炎博看呆了。眼前的白小蕊站在那里仿佛被百花簇擁的仙子一般,美的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好一會兒才讓耿炎博回過神來,耿炎博不禁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對著被花瞇了眼的小女人說道:“不是被花迷得走不動路了吧,要吃到午餐我們可還是要最一點兒路的,如果你再不走,我可是要走了哦!”說完耿炎博轉身便繼續往前走,白小蕊聽到他的話,趕忙收拾心神追上耿炎博的腳步,要知道這可是別人的地方,她可不喜歡被留在陌生的地方,盡管它美的動人。

“知道了,走就是了嘛,還要走很遠嗎?”

“不遠,跟著來就是了!”耿炎博淡淡地應道。

就這樣沿著小路穿過花海,來到了一所大宅前,大宅的前面一個巨大的歐式噴泉,白小蕊看著它不禁想起了從前看到的許愿池。路過噴泉的時候,下意識的就往噴泉池里看,不過私家噴泉里怎么可能會有許愿丟下的硬幣啊。

白小蕊沒能看到自己想的東西,對著噴泉癟了癟嘴。她的這個小動作可沒有逃過耿炎博的眼睛,“怎么?這噴泉有什么讓你不滿的嗎?”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免费 股票推荐网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股票实时行情软件 甘肃11选5胆选推荐 赌场有哪些玩法 pc蛋蛋蛋龄怎么算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股票涨跌是以什么为标准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 重庆时时彩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彩票 开一家福利彩票店利润 在线炒股配资平台 安徽十一选还一定牛 山东快乐扑克3顺子查询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