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書架
目錄
目錄
×
公眾號
關注二維碼,回復“九閱”領書券
關注二維碼
回復“九閱”領書券
廚妃有喜
廚妃有喜
酸蘿卜@天翼 著

古代言情

類型

124.75萬

已完結(字)

本書由天翼授權九閱小說制作與發行
©版本所有 侵權必究
指南
第一章 水鬼活了
廚妃有喜
酸蘿卜@天翼
3246
歷史久遠

正午,永騰國御花園的林間小道上,一道身影正龜速走來,嘴里絮絮叨叨地嘀咕著:“什么鬼地方嘛,走了都快半小時了,居然還沒見到大門,”圓溜溜的眼睛往四周看了看,失望地垂下腦袋,“好歹來個人,讓我問問路啊。”

沒看見她快累斷氣了么?

早知道,她就不該出門!這樣就不會為了買份午餐,遭遇車禍,醒來后,還莫名其妙出現在湖里,差點溺死!更不用在這迷宮里瞎轉悠了!

后悔不已的女人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蓬頭垢面,渾身濕漉,腦袋上馱著片綠海藻還直滴水的造型,遠遠看去宛如一只水鬼,即使有人經過,也會避而遠之。

她泄憤似的猛地踢開道上的小石子。

“誰在那兒?”蜿蜒迂回的紅漆長廊處,一眾宮人正簇擁著一抹明黃身影走來。

哎喲喂,活人啊!

唐芯眼前蹭地一亮,剛想抬腳過去,哪知后領忽然被人拽住,如拎小雞般拎著飛過半空,隨后砰地砸到地上。

“嗷!”好痛!眼淚嘩啦啦滲出眼眶,“混蛋,我是人不是沙包!”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躲在御花園意欲何為?”動手逮人的侍衛拔刀出鞘,刀尖直指唐芯的額頭。

哀嚎聲戛然而止。

唐芯保持著五體投地的姿勢,腦袋緩緩抬起來,泛著寒芒的利刃近在咫尺。

瞳孔狠狠一縮,真刀?

“這位大哥,”她滿臉無辜地解釋,“我不是壞人,真的!我就想問個路而已。”

嘴角咧開一抹絢爛的弧線,露出兩排白牙,純良、無害。

奈何,她此時的形象著實有些不堪入目,妝容被水漬混花,臉上一團黑一團紫,活脫脫一調色盤,毫無美感可言。

侍衛驚得手掌一緊,這哪兒來的瘋子?

“您手別抖啊!”萬一戳破她的腦袋會沒命的!

“皇上,此女似乎有些眼熟,像是若凌居那位!”太監總管李德打量了她半響,才勉強把人認出來,扭頭向人群中央龍袍加身的男子低聲稟報。

天子緘默不語,只一雙寒譚般深幽的眸危險地瞇起,細細端詳著唐芯。

一股寒氣襲上心窩,唐芯鬼使神差地越過侍衛抬眸向前方看去,正好與男子審視的目光隔空撞上,兩人齊齊一怔。

哇哦,好大一只帥哥!

鬼斧神工般雕琢的面龐冷峻威嚴,劍眉濃黑,似兩片凜冽的刀子,一雙幽深鳳眼,如夜幕,深不見底,紅唇削薄,弧線透著幾分冷酷,如眾星捧月般,被眾人擁護在中央。

氣勢逼人,身份絕不尋常,肯定是這些人里能做主的!

唐芯咽了咽唾沫,弱弱地示好:“君子動口不動手,您先讓他把刀子放下成不?咱們都是文明人,有話好好說嘛。”

黑眉不悅地蹙起,咱們?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竟敢在此胡言亂語?

身側溫度驟然直降,冷如寒冬。

“您給句話唄,別老這樣盯著我看行不?”唐芯一副好說好商量的語氣,通透明亮的秋眸,似白紙般干凈,一眼能見到底。

她又想耍什么花樣?

沈濯日深深盯了唐芯許久,直把人盯得頭冒涼汗,他方才收回目光,冷聲命令:“李德,將人帶去乾清宮,朕要親自盤問。”

言罷,沈濯日看也不看唐芯,率領宮人漠然離去。

侍衛傲慢地哼了一聲,收刀回鞘。

危機解除,唐芯一臉后怕的趴在地上,受驚過度的小心肝咚咚直跳。

媽媽咪呀,剛才她真以為自己死定了!

“蓉妃,頂撞圣上,理應嚴懲,請您隨咱家走吧。”尖細的公鴨嗓從頭頂飄落。

一口氣還沒緩過來的女人,再次僵住。

走?她能不去嗎?

“怎么,你想讓圣上久等?”李德怒聲質問。

唐芯火速站起身,狗腿般的措手笑道:“不敢,您請前邊帶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忍!

唐芯貌似乖巧地跟在太監身后,一雙眼睛卻留意著沿途的風景。

高低錯落的殿宇,矗立在陽光下,紅墻金瓦,古色古香。

周遭沒有攝像機,沒有電線桿,任何她熟悉的現代化物件都沒有。

若說起先她還抱有一絲希望,如今,已然徹底絕望了。

手掌無力蓋住面頰,嗚嗚,她花了好幾百錢在網上定制的甜品還沒空運到家,樓下那家新開的法式餐廳也沒來得及去吃一次!老天爺,穿越這種好待遇,為嘛非要落到她頭上?

李德在雕欄玉砌的乾清宮外止步,伸手推開殿門,卻見身旁的女子一副糾結、痛苦的表情,愣了愣:“蓉妃,請。”

這女人終于知道怕了嗎?

唐芯呆呆點頭,失魂落魄地邁過門檻。

厚重的殿門吱嘎一聲合上,一束冷冽的眼刀從正前方刺來。

“唐芙,你可知罪?”

冰箱里的雞蛋布丁,還沒下鍋的新鮮牛排,從今往后都不屬于她了!

“唐芙!”

寒氣肆意的語氣徒然加重,可算是把走神的女人喚醒:“啊?大哥!哦不,皇上!你在和我說話?”

她不叫唐芙好么?

等等,按照歷代穿越前輩的經歷,她很有可能是魂穿!而這個帥哥似乎還認識她,呸呸!是認得這個身體的身份。

唐芯火速收拾好情緒,無辜地撓頭憨笑:“我叫唐芙?你認識我?那你知道我為什么會掉進湖里嗎?我醒來以后,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兒,這里空空的,”她指了指腦袋,“什么也想不起來。”

穿越第一步,裝失憶!

“哦?”身影徒自一閃,下一秒竟出現在唐芯身前,快如疾風。

“哇!”唐芯嚇得后仰,放大的俊臉近在咫尺,鼻尖輕輕一動,這人身上有一股極淡的沉香香氣,甚是好聞。

“你不記得了?”黑眸微瞇,似假寐的雄獅,看似無害,卻又危險至極。

她是在裝瘋賣傻么?

“嗯嗯!”點頭如雞啄米。

挺身往前再逼近一步,濃濃的壓迫感排山倒海般朝唐芯涌來,如惡魔般的低喃在耳畔響起:“如此說來,昨夜你企圖色誘朕的事,也忘了?”

“色……色誘?”唐芯一副被雷劈過的表情。

“趁朕在御書房處理政務,擅闖朕的寢宮,睡上朕的龍床,”他每說一句,步伐便會往前逼上,語氣冷如冰川,透著些許譏諷,“這些,你全都忘得一干二凈了?”

唐芯一路退至殿門,退無可退,僵停的大腦迅速運動,眼睛咕嚕嚕一轉,哇地大叫一聲跪地求饒。

“皇上啊!”狼嚎般的叫聲繞梁不絕。

腳步一頓,沈濯日憎惡地盯著地上的女人,仿佛在看一只蟲子。

“我真的沒有印象!也許是我見您貌比潘安,英俊帥氣,酷似天神,一時沖動,才會做出這大逆不道的惡行!”說著,兩行清淚立馬飆射而出,“老天爺為了懲罰我,奪去了我的記憶,對,一定是這樣!求您看在我這么可憐的份兒上,饒了我吧!”

嗚嗚嗚,真不是她干的,冤有頭債有主,要處置也該處置前身去啊,求放過。

眉梢一挑,一抹不易察覺的驚訝在眼底飛逝。

她竟認下了這莫須有的事?

是當真忘了,還是故弄玄虛?

唐芯一邊哭,一邊用余光偷瞄他的表情,她的小命捏在這人手里,是生是死全靠他一句話,想到這兒,她干嚎得愈發賣力,像是要將房頂震破。

“住嘴!”沈濯日不耐地后退半步,呱噪。

小手慌忙捂住嘴,明亮的眸透著幾分小心翼翼。

“朕姑且信你一回,”他故意頓了一下,試圖從唐芯臉上看出偽裝的痕跡,卻是無所收獲,接著又說,“念在你初犯,禁足一月,滾吧。”

“謝皇上,您真是個好人!”送上一張好人卡,唐芯拖著打顫的雙腿利落地轉身出門,她得趕快走,萬一這人改變主意,就完蛋了!

風風火火離開的女子不曾看見,沈濯日眉宇間一閃而過的森然殺意。

離開寢宮,順著殿外的長廊一路疾走,直到將殿宇遠遠甩在身后,唐芯才覺得安全了。

不過,瞅瞅周遭完全陌生的風景。

她該往哪兒走?

“主子!”氣喘吁吁的呼喚從身后傳來,“奴婢可算是找著您了!”

“……”她誰啊?唐芯一臉問號。

“您昨兒個夜里就沒回宮安寢,奴婢找了整整一夜,還以為,以為!”小春語帶哽咽,稚嫩的面龐上殘留著些許后怕。

“誒,你別哭啊。”她最看不得女孩子掉眼淚了,唐芯手忙腳亂地幫她擦著淚珠。

“主子?”小春愣愣的看著眼前忽然變得親切溫柔的人兒,鼻尖一酸,眼淚頓時決堤。

唐芯有些無措,放柔了聲音哄了老半天,這女子才漸漸平靜下來。

“咱們快些回宮吧,要是被齊妃娘娘見著主子這副樣子,指不定會如何笑話主子。”小春吸了吸鼻子,不嫌棄的握住唐芯的手腕,把人帶走。

這人認得她,而且貌似關系還不一般,跟她走總沒錯。

小春挑了條人少的小道,七拐八轉,足足走了近一刻鐘,才步入若凌居的院子。

“主子,奴婢伺候您沐浴。”合上門后,小春恭敬的走上前想幫唐芯寬衣解帶。

“不用了!你先坐下,我有事兒要問你。”洗澡什么的容后再說,她得先弄清楚這兒是哪兒!唐芯直接把人給摁在了椅子上,余光忽地瞥見桌上放著的盤子。

有吃的?

手指迅速抓起糕點,大口大口往嘴里塞,至于問問題?那種事等她吃完再說也不遲嘛。

半盤子過夜的點心三兩下就見了底,唐芯愜意地拍了拍肚子,滿血復活。

“我昨天掉湖里去了,腦袋也不曉得是不是被石頭磕到,很多事記不起來,你好像認識我,能給我說一下之前的事嗎?”

捕鱼大师游戏作弊器 河南紫幻麻将2019最新安卓版 九游棋牌官网?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意甲解散球队 江西多乐彩11选5走势图 加拿大快8开奖能作弊吗 360手机直播吧用心足球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 德甲录像回放 658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52白城麻将下载 西北轴承股票代码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软件 老版欢乐真人麻将下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